您所在的位置:尧头信息门户网>军事>智能化作战指挥形态有啥特点
  • 智能化作战指挥形态有啥特点

  • 人类正从信息时代向更先进的智能时代迈进,这拉开了智能战争的序幕。在作战指挥领域,由于技术手段的不同,作战风格存在质的差异,因此不同时期的作战指挥模式也存在根本性的差异。进入情报时代后,作战指挥模式将在指挥活动、指挥决策和指挥系统三个方面呈现不同的态势。

    指挥活动从信息变为知识。战场空间通常可以分为物理领域、信息领域和认知领域。硬件平台存在于物理域中。信息主要存在于信息领域,而知识作为一种可信的决策和指导行为的方法,存在于认知领域。如果工业时代的战斗方式是以硬件平台为基础,信息时代是以网络信息为核心环节,那么智能时代将迎来一种新的方式:以知识为核心环节,整个战斗行动将围绕知识的生成、共享和应用展开。在信息时代,各个平台联系更加紧密,信息交流更加频繁。指挥官可以通过整个网络获得高质量的有用信息。每一个战斗平台的效能都翻了一番。信息已经成为军事效能的倍增器和战场的核心要素。然而,未来的战争规模会更大,协调会更复杂,行动会更快。只有信息的充分共享已经不能满足战争的需要。仅仅依靠信息优势是不够的。它还需要知识优势。只有具有知识优势的一方才能获得行动优势。近年来,随着人工智能技术、大数据管理技术、云使能技术和高性能信息网络技术的快速发展,知识作为一种高层次的信息形式,已经像传统信息一样在网络中逐渐被共享、转换、提炼和合成。未来战场不仅可以实现信息与情报的互联,还可以实现基于知识的指挥与决策的互联与协调。用直接指导作战的知识取代一般信息和情报将成为与各种作战力量协调最大化效能的一个环节。在基于知识的作战指挥模式下,各种作战力量将大大减少ooda(观察-判断-决策-行动)的周期延迟,ooda过程的质量将得到前所未有的提高,战场作战力量将具有前所未有的高性能。

    指挥决策已经从计算机辅助模式转变为人机一体化的“作战指挥脑”模式。信息时代的指挥信息系统是辅助指挥和决策者的重要支撑,已经成为战斗力的倍增器。其主要功能有信息收集、查询管理、传输和处理、辅助决策等。它对指挥官的作战指挥非常有帮助,是人脑的外部工具。未来的智能作战指挥系统将从目前的指挥信息系统升级。它的突出特点是智力。这是一个具有综合集成模式的智能系统,它将成为人脑的延伸,并与人脑集成,形成一个集成的“作战指挥脑”。随着战场超高速物联网的完成,空间距离将完全贬值。这样,基于效率模型,各个领域的智能学科将以分布式的方式进行管理,实现高度的功能集成,形成强大的整体智能。虽然是正式分发的,但效果是集中的。作战指挥基于大量历史数据、作战原理和自身演绎实验的信息,运用综合智能集成的方法,不断进行自我学习,迭代形成作战指挥者强大的外部大脑。根据战场态势信息,可以主动进行决策分析,更智能地提供指挥决策信息知识,而不是简单的响应处理。指挥人员成为整个指挥大脑的一部分,发挥着人类独特的智慧,在整个“指挥大脑”中很难被机器取代。这是钱学森提出的人机一体化大智慧的具体体现。这也对指挥人员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从辅助决策模式到人机集成模式,我们应该更好地融入“指挥大脑”,提高指挥效率。

    指挥系统已经从固定的层级模式转变为灵活的集成模式。未来,作战部队将根据具体任务和任务动态组合。各种作战部队的指挥结构将整合到虚拟的“指挥大脑”和“智能云”中。指挥结构将发生根本性变化。例如,我们可以想象这样一个场景:当侦察和监视部队找到目标并将信息传输到指挥大脑时,信息处理部队利用信息和知识的优势快速分析和识别目标情况,然后将相应的信息和知识传输到指挥大脑。作战特遣部队在此基础上进行高效的战斗推演实验,获得有效的对抗措施,并通过指挥大脑传递给前线作战部队,消灭敌人目标。在整个作战过程中,所有作战部队都将拥有高度的自主权,以自我协调、高效的方式完成作战任务。智能作战指挥系统将具有高度灵活的分散式结构,传统的严格等级指挥系统将被打破。在新型智能作战指挥系统中,指挥拓扑结构将根据战场上快速变化的作战态势,面向任务动态组合的作战单元,动态、灵活、集成地构建。根据战场和任务中掌握的信息和知识水平,而不是根据行政级别直接确定指挥权限和决策权重;作战指挥系统将更加扁平化,各作战单元将实现动态自适应指挥控制协调,指挥控制效率将大大提高。因此,面对未来的智能战争,要牢固树立联盟意识和系统意识,深化联合作战指挥系统改革,实现各军种作战力量的深度整合和一体化,避免军种分工影响作战指挥效率的发挥,有效提高未来智能战争的战场管理能力。

    获胜的士兵先获胜,然后战斗。只有加快核心技术的研发和应用,深化作战指挥系统的创新和发展,加强适合智能战争的高素质指挥人才的培养,才能有效应对未来的智能战争。

    甘肃快三投注 彩票app 北京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