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尧头信息门户网>综合>《红军长征记》:最接近历史事实的长征故事
  • 《红军长征记》:最接近历史事实的长征故事

  • 长征路线图

    红军长征记录:原始记录

    刘通注释

    生活、阅读和新知识联合出版公司2019-6

    集体英雄史诗《红军长征》(节选)

    红军长征是中国革命的英雄史诗,在中国广为人知。然而,红军长征的历史是如何形成的还不清楚。长征开始时,没人预料到会走25000英里。中共中央派陈云到共产国际报到时,他正在谈论“西征”。毛泽东把长征命名为。他在1935年12月的报告中说:“说到长征,有什么意义呢?我们说长征是历史上第一次。长征是一个宣言,一个宣传队和一个播种机。自从盘古开天地,三皇五帝今天到达,历史上有没有像我们这样的长征?在12个月中,每天都有数十架飞机在空中进行侦察和轰炸,数十万地面部队被围困,路上遇到了无数的困难和危险。然而,我们开始了各自的脚步,驱车20,000多英里穿越了11个省。我们在历史上有过这样的长征吗?不,从来没有。长征也是一个宣言。它向全世界宣告红军是英雄,而帝国主义者和他们的走狗蒋介石和其他人是完全无用的。”从那时起,“长征”这个词就被记录在历史上了。

    长征的故事是如何传播的?过去,美国作家斯诺1937年的《红星照耀中国》(又称《红星照耀中国》)被认为是向世界介绍红军长征的第一本书。斯诺所依赖的数据来自哪里?这是我们要向读者介绍的“红军长征”。

    《两万五千里》的抄本是这样的

    《红军长征》,又名《二万五千里》,是毛泽东1936年编纂的长征回忆录。一九三五年十月,红军到达陕北时,物资短缺,面临许多困难。面对国民党军队的经济和军事封锁,红军极难生存。毛泽东希望通过募集国内外各界捐款来缓解陕北的困难。1936年8月,在宋庆龄和中共地下党的安排下,美国记者斯诺秘密进入陕北红区接受采访。毛泽东认为这是向全世界宣传红军的好机会。8月5日,毛泽东和杨尚坤联名写信给参加长征的同志,为长征募捐:“长征的出版是国际宣传和国内外大规模募捐活动的需要,所以我们发起了集体创作。我们每个人都会写一些关于他经历过的战斗、行军、地方和军队工作的有趣的文章。文字只寻求清晰和理解,而不是深度。写一段话就是为红军筹集资金,扩大红军的国际影响。”

    与此同时,毛泽东还发电报给各武装力量的负责人,说:“现在是宣传红军在全国和国外的影响,为抗日战争筹集资金的大好时机。长征记录必须出版。为此,特别倡议准备一项集体工作。我希望各位领导动员和组织师团干部,把他们在长征中经历的战斗、风俗和趣闻写成许多片断,在九月五日前送到总政治部。这件事很重要,不应该忽视。”

    红军总政治部成立了编辑委员会,由总政治部宣传部部长徐梦秋编辑。丁玲、徐特立、程吴芳等人正在分别编辑。徐梦秋写了《关于编辑过程》,他说:“到了月中,希望的气氛来了,投稿也开始来了。此后,手稿从四面八方涌来,这使我们感到自豪。文学战线上有无数“无名英雄”!截至10月底,已收到200多篇文章,字数约为50万字。三分之一的作家从事文化工作。其余的是“桓桓武夫”和从红角星墙报学会写作的士兵

    经过加工和修订,编辑委员会挑选了110篇30多万字的文章,将其装订成上下两册,并转录了其中几篇。《红军长征》手稿在陕北瓦窑堡收集,在宝安县编辑,1937年2月底在延安编辑。这是见证长征的人写的原始记录。在陕北采访期间,斯诺不仅与毛泽东等中国共产党领导人进行了长谈,还获得了中国共产党提供给他的许多信息。斯诺说,1936年10月离开陕北时,“他带了十几本日记和笔记本,30卷照片和几磅红军杂志、报纸和文件”。这是《红军长征》的一些手稿。

    朱德1942年版《红军长征》

    《红星照耀中国》的英文版于1937年在英国出版,而《红星照耀中国》的中文译本于1938年在上海出版。然而,在此之前,红军长征的故事已经在国民党统治区传开了。1937年7月,上海出版的《易经》杂志第33期和第34期发表了一篇名为《右谷》的文章,题为《红军25000李希概论》,全面介绍了红军长征。许多生动的情节直接引用了“红军长征”。例如,一段关于红军通过贵州茅台品尝茅台酒的文章引用了熊伯涛茅台酒。红军草原缺粮的故事引自舒通的《鲁花梁云》。正文附录是第一红军军团在西通道经过的地点和里程清单,与红军长征后的时间表完全相同。多年以后,我们才知道“右古”是董建武,是中共地下党成员,他以“王牧师”的笔名安排斯诺进入陕北红区。在红区活动期间,他还收到了《红军长征》的一些手稿,这些手稿被改编成文章,提交给《易经》杂志社长简有为(绰号“大华烈士”)。《西方介绍》在上海引起轰动。半个月后,叶圣陶主编的大型综合性刊物《月报》转载了这篇文章。11月,上海光明图书公司出版了黄凤的《八路军进行曲》;1月,上海大众出版社出版了赵文华的《两万五千李龙进行曲》;同月,复兴出版社出版了大华的《两万五千李龙进行曲》,这是根据《西进》改编的。随着斯诺作品译本的出版,红军长征的故事已经广为流传,并深深植根于人民心中。

    然而,红军长征推迟了出版,经历了一个曲折的过程。编辑工作完成后,由于国共合作的形成、抗日形势的发展和编辑的离开,红军长征推迟到1942年11月在延安排印。八路军总政治部宣传部在其《出版的话》中指出:“自1937年2月22日起,《红军长征》(原名《二万五千里》)已经编纂了五年半多。在此期间,编辑同志离开了延安,抗日战争使我们忙于其他工作,忙得不可开交,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去出版社了。这是一个一直让我们不安的遗憾。现在,我利用印刷厂比较空的工作,把它打印出来,以便给一些同志学习我军历史提供参考,保存这份珍贵的历史资料(最近有很多同志借了,只有一份手稿,所以我怕被损坏或丢失)。这本书写于1936年,于1937年2月编纂。当许多作者回忆起这些历史事实时,他们仍然处在内战的前线。因此,今天写作中使用的句子自然显得有些不合适。这次印刷的目的是作为参考和保存历史资料,所以它仍然保持原样。希望收到这本书的同志必须妥善保管,不得转让给他人或重印。“延安内部版本包括100篇文章,10首诗,2个战争英雄名单和3个时间表。由于那一年印刷量小,战争年代混乱,现在在中国极为罕见。2002年,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发现了朱德签名并赠送给美国作家埃德加·斯诺的1942年版《红军长征》,这本书极其珍贵。

    (1)

    为什么要改编出版这部《红军长征》?它的价值是什么?

    首先,这是长征最原始的记录。研究历史的人觉得最原始的记录往往最接近历史事实。《长征》是在红军长征结束后不久写的。作者都是有经验的人,大多数是年轻人,他们仍然记得过去。此外,当他们写作时,他们的思想不受规章制度的限制。他们都是内心真实的反映。真实性是长征最有价值的特征。后来的记录倾向于两个方向:一个是必须反映在政治服务中的意识形态。例如,长征是毛泽东正确路线与“左”倾机会主义和逃避主义之间的复杂斗争。这条主线限制了长征的内容。二是隐瞒对尊重他人者的尊重,只宣传胜利,掩盖曲折的困难,从而背离历史的本来面目。

    《长征》保留了许多真实的情节。从江西苏区撤军没有明确的方向。董吴彼在《出发前》中说:“我们只有在到达四川西部后,才决定前往陕西和甘肃。如果我们在出发前知道我们必须走25,000英里,这将需要13个月,我们将不得不穿过没有人或食物的地区,等等,那么我不知道我们会有什么感觉。”长征初期的战斗场面被亲眼目睹的人们生动地描绘出来。红军穿过敌人的封锁线时,遭到攻击和包围,形势十分危急。张爱平的《从两河口到马蹄街》描述了第三红军第四师在精简行李的同时行进。“宣传队的孩子们看到他们失去了表演道具——土豪穿的缎子长袍和小姐穿的旗袍,他们的痛苦经历使他们哭了。事实上,上级甚至下令烧毁剩余的文件和书籍。这些东西怎么会落在后面呢?”在夜间休息时,部队再次遭到敌人的攻击,花了很大力气才夺回阵地并掩护旅部突围。李雪三的《紧急渡湘江》描绘了红军突破敌人第三次封锁的英雄场景:“天空无边,黑暗笼罩大地,高低不平的道路,十三师紧急向湘江推进。不要落后!不要落后!连续跑了90多英里后,天仍然不亮,已经到了响水河。湖南的水在悠闲地流淌,秋风袭击着人们。然而,班上的同志们,不管水是凉的还是流得快的,都毫不犹豫地脱掉鞋子和袜子,扑通一声掉进了水里。河水冰冷,太阳从东方升起,折射出湖南的红色河水。河对岸的敌人能在哪里赶上?“莫文骅的《围城》描述了渡江那场惊心动魄的战斗,飞机轰炸的负责人,紧接着是追兵,红军队伍被打乱了,他的马几乎丢了。然而,红军以不屈不挠的精神,强行渡过湘江,消灭了敌人。童肖鹏的《残酷轰炸》描述了红军在进军杜诗赤水的过程中被敌机轰炸的悲惨场景:“走到被轰炸的地方真的很难让人看到和听到。受伤的同志痛苦地辗转反侧,可怜地哭泣着,请求他们的帮助。他们的手和脚都断了,头和脸也断了,身体也受伤了,血还在不停地流。但是,当同志们得到安慰时,他们仍然表现出革命的决心,不是因为他们受了伤,而是因为他们稍微降低了自己的决心,相反,他们更加憎恨我们阶级的敌人。刘亚楼的《渡江》讲述了渡江时英勇机智的英雄事迹,极其细腻感人。八个勇敢的人跳进河里,游过了河。两次强行渡河失败后,足智多谋的连长毛泽东和他的士兵整夜潜伏在河边。第二天,红军在炮火掩护下进行了一次强有力的穿越。这一次,三只木筏飞到了另一边。突击部队突然倒下,向敌人猛扑过去,吓得敌人惊慌逃跑。然后他写下了敌人援军到达的场景,双方在乌江边激烈战斗,最终获胜。作品结构紧凑,场景交融。没有现场指挥官,写这样一个激动人心的场景是绝对不可能的。潘加隆的《飞越泸定桥》(Flying over Luding Bridge)描绘了红军攀登铁索攻击对方,高喊“桥不枪”。另一边的敌人从未见过如此无畏的对手,心理崩溃,放火逃生。这些真实的记录表明长征不是一次轻松的漫游,而是一场生死搏斗,一场血、泪、汗交织在一起的战斗。只有经历这些故事,后代才能真正理解长征。

    泸定桥(黄镇绘画)

    第二,历史是人类创造的。长征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红军创造的英雄史诗。《红军长征》中的每一段记忆都反映了红军的革命英雄主义和艰苦自然环境战斗的英雄精神。在困难时期,正是关怀和互相帮助的优良作风使这支队伍完成了25000英里长征的壮举。我们注意到红军经过的雪山和草原今天是风景如画的旅游胜地。如松潘、米亚罗和若尔盖。然而,在《长征》中,我们没有看到对美丽景色的描写。这一切都是关于红军在饥寒交迫中生存的。舒通的《鲁花梁云》描述了当第一红军第二师克服各种困难运送粮食救济时,六个团的官兵处于饥寒交迫的危险之中。当他们及时送来食物时,第六团的同志们非常激动。周士第的《冰激淋》讲述了红军干部在海拔5000米的打鼓雪山山顶用冰和糖精制作自己的《冰激淋》的故事。它显示了红军不顾困难的革命乐观主义。休谟的《松潘西北》描述了当红军穿越草原时,每个人都被一个接一个地剥夺了食物。罗荣桓和贾拓夫贡献了他们最后的小麦粉和煮面汤给大家分享。另一方面,莫希宁肯走在泥泞的草地上,不得不骑着马扛着一捆柴火。野营时,他靠一堆小火和每个人一起度过又湿又冷的夜晚。这些回忆录没有豪言壮语,一切都显得那么自然、那么平凡,显示了灵魂在苦难中的纯洁和升华。将伟大融入平凡,无疑是红军精神的最突出体现。

    第三,红军长征的价值体现在各个方面。红军经过的许多地方都是荒凉和人迹罕至的地方。红军第一次记录了沿途的地理、气候、民俗、生活、交通、村镇等各种情况。这不仅使我们看到了红军长征中的战斗,也看到了许多过去没有文字记载的未知情况。童肖鹏的“禁忌日”讲述了红军翻越广西边境高山时的“瘴气”经历,打破了几千年来的迷信。冯文彬的《从西昌坝子到安顺场》生动地记录了凉山彝族的生活状况以及刘伯承总参谋长和小依丹结拜兄弟的民族团结。李一氓的《从金沙江到大渡河》记录了金沙江和会理之间的战斗,同时也抽出时间考察了川西的县城、民俗和文化。根据清代笔记,对石达开的历史事件进行了田野比较和考证。文笔流畅,充满学者风范,具有革命意义和学术研究价值。谢觉哉的“卓克基土司宫殿”生动地描绘了藏族宫殿村落的建筑特色,并对荒凉地区建造的坚固壮观的了望塔惊叹不已。藏族首领的佛堂供奉着璀璨壮丽的菩萨,但在书房里却有中国的三国演义,既反映了藏族传统的宗教信仰,也反映了汉族文化的传播。由于红军的历史和谢觉哉的记述,土司宫殿现在是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吸引了全国各地的游客。值得特别注意的是红军长征的“里程表”,其中大部分是第一次记录,而不是在当年的地图上。直到今天经过考证,我才知道有些地名不准确。游行期间我问了当地人,听了口音记录。例如,穿越六盘山时,经过一个叫“布局耀县”的地方后,确切的地名是“包子集”。有些藏文地名,如“打鼓”、“鲁花”,都是藏文拼音,与汉字的意思无关。就像地理发现一样,正是因为红军经过,这些偏远地区才被记录下来,为今后的研究提供了证据。

    第四,从文学角度来看,《红军长征》无疑是一部优秀的军事文学作品。读过《史记》的人都喜欢司马迁写的人物。《项羽本纪》中的“破釜沉舟”、“鸿门宴”、“霸王别姬”等生动的情节已经成为传世的故事。《红军长征》的作者用他朴素的写作风格如实地反映了红军的战斗、行军和生活的方方面面。如果作家要写长征题材的文学或影视作品,这些回忆录无疑是最有价值和最真实的材料。

    (2)

    红军长征时创作的音乐和艺术作品也是原创艺术杰作。《长征》包括12首红军歌曲,这些歌曲只是长征时创作的红军歌曲的一部分。其中,陆丁一、贾拓夫的《长征歌》是一首长诗,但并不构成。1942年版的注释:“孟姜女在长城哭泣”如果有人研究音乐史,他可以唱反民歌的旋律。

    1935年6月红一、红四军在川西北会师时,丁一编了一首新的《两军会师之歌》,展现了与红一军会师的喜悦和喜悦。这首歌非常强有力:

    邛崃山这两股主要力量成功相遇。

    欢迎来到红四方面军,勇敢的兄弟们,他们赢得了每一场战斗。

    团结中国革命运动中心的力量,

    嗨!

    团结中国革命运动中心的力量,

    坚决争取伟大胜利。

    万里长征经历了八个省、八个险、八个山川。

    钢铁般的意志和血祭,以换取一次伟大的会面。

    为了给中国革命打下坚实的基础,

    嗨!

    为了给中国革命打好基础,

    高举红旗前进!

    1964年,北京上演了一部大型歌舞史诗《东方红》,改编成《红军三大主力会歌》,成为一部熟悉的红色经典。当两个河口联合起来的时候,最初的歌词被遗忘了。我们现在正在恢复历史的原始面貌以供研究。

    还有几首歌是根据原来的旋律写的。例如,《金沙江胜利之歌》和《骑兵之歌》改编自江西苏区红军歌曲《粉碎敌人的龟甲》的歌词,其旋律来自沈心工民歌《竹马》。收复遵义之歌改编自苏联红军的歌曲《永别了》。了解这些继承关系,有助于研究长征时期的革命文艺。

    长征中的艺术作品应该特别介绍给黄镇的“长征画集”。黄镇年轻时就读于上海美术学院和上海新华艺术学校。长征时,他担任中央军委直属纵队政治部宣传主任。长征中许多难忘的场景、感人的事迹和英雄事迹激励着他。他一路走来,画了大约400或500幅画。但是这些珍贵的作品大多在战争年代丢失了,其中25幅被拍成了照片。1938年,小华的委托人,八路军第115师第343旅政委,把照片带到上海送给了阿英。艾因(1900-1977),原名钱杏邨,1926年入党,1927年赴上海从事革命文艺活动,与蒋光慈等人组织了“太阳社”。抗日战争时期,他在上海从事文艺活动,救亡图存。他是《王久日报》的编辑委员会和《文学》杂志的主编。看到这些照片后,艾英非常兴奋,决定尽快出版这些漫画。

    1938年10月5日,《伟大的美国画报》,第2卷,第1期,首次出版了《西行漫画》。艾英写的《题词》全文如下:

    “当我从一位参加25000英里长征的同志那里收到这一捆生活漫画并逐一阅读时,我内心的喜悦和激动无法用任何语言来形容。

    “虽然这幅漫画才25点,但它充分展示了中华民族的伟大和稳健,以及作为一个民族自身在斗争和苦难中成长的开端。

    “我认为,在中国漫画中有一堆作品,就像俄罗斯诗歌普希金的成长。俄罗斯在拥有自己的民族文学之前就有普希金,而中国在拥有自己的漫画之前就有25000英里长征的神话图片。

    “在中国过去的漫画中,谁发现了如此简单的内容?谁发现了如此激烈的战斗?努力工作,努力工作,为了国家的解放,愉快地忍受一切。这将是多么惊天动地的事情啊!

    “现实地在绘画中把这种意志发现出来,如苏联文学之有《铁流》

    500彩票 湖北快三开奖结果 山东十一选五投注 1分钟极速赛车